追蹤
「蔚藍海岸」
關於部落格


雨在風中,風在雨裡,雨灑綠林,風把思念灑向空靈…


即時新聞



台北


台中


高雄








  • 22693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披了羊皮的狼]

我以為情況可以一直好下去的 果然如同成語說的
好景不常在 好花不常開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我觀察太敏銳 還是道德觀太強
才會讓自己這麼不快樂

記得去年在得知要調到檔案室之後
因為剛好遇到檔案室要業務評鑑 科長要我先到檔案室支援
跟檔案主辦的林先生密切接觸之後 我以為他是正人君子
原來 他的心機也不比科長輕

早在一年前我就吃過他的虧了 那時為了表示友好
他要我帶他進戒護科吃飯 帶他到有停機車位坐交通車的地方
還有帶他買土司 我都完全幫忙 但等他熟悉門路之後 就馬上變臉不認人
從那次之後我就跟他保持距離 反正那時業務也不相關
所以也不用去煩惱那麼多

得知我要調到檔案室之後 心裡就有一股隱憂
一個辦公室只有兩個人 萬一處的不好 整天下來
那可就是比在總務科辦公室更是煎熬難奈了
果然事情還是發生了

去年年底業務評鑑的項目 有一項是檔案庫房溫溼度控制的好壞
其控制是否得宜 決定檔案的保存品質 科長及所長為了想得金檔獎
砸下重金 重新整修檔案室 裝配頂級的消防器材、冷氣及工業用除溼機
並且購買電子式的溫溼度紀錄器 那時科長一直不停的暗式檔案主辦林先生
他非常正直的回答 電子紀錄器不可能作假 因為科長想要作假
來停開冷氣及除溼機 這樣才能省電 這樣在所長面前才能邀功
表示他的用電量控制得宜

但這是金檔獎的項目之一 科長的個性大家都知道像曹操一樣爾虞我詐
做事喜歡投機取巧 而且他表裡不一 城府之深 路人皆知
你林先生也吃過他的虧 我一調上來 林先生不停的跟我抱怨科長有多壞 有多噁心
因為科長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所以他的抱怨 完全也是我的遭遇
我以為自己跟他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這陣子他一直丟工作給我 反正自己正在學習 也是要多做才會熟練
我不疑有他 我以為他也正努力的在做他份內工作
後來知道他在研究那個溫溼度的電子紀錄器 能不能調整成一天只紀錄一次
他要我問檔管局 關於金檔獎 有沒有規定這個紀錄一天要幾次
原本廠商送來時已經調成一天兩次 分別是在中午12點以及凌晨12點
我幫他問到的結果 那個紀錄只是輔助讓我們知道庫房內的溫溼度
若有不平衡是要藉機改善庫房的溫度及溼度 以保持檔案的完整性
告訴他這訊息之後 他馬上跟廠商聯絡 那兩天就一直在研究怎麼調整成只紀錄中午一次就好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後來才知道 他想幫科長省電 也就是 他想要作假!!

這不就是當初科長所暗示的卑劣行為嗎?
你要拿假紀錄得獎 那得這個獎有什麼意義
當初你林先生還跟我們一起口誅筆伐科長的不是
如今你的行為怎麼好像在為虎作倀 助紂為虐!?
花了那麼多的時間我在工作 你卻在研究那個要怎麼騙過那個機器
當初滿口仁義道德 我還差點相信你真的是好人
原來也只是偽君子而已 還要我跟你配合?!(想的美)

依照科長那種小氣摳門的個性 他要是知道可以作假
那完蛋了 一年後若你林先生調走 剩下我留在檔案室
科長一定也要我作假 我個性明明就不是這樣 就算為了聽科長的話作假
到時候也一定會穿梆 若被上層機關抓到 科長馬上撇得一乾二淨
那我不是又要背黑鍋了?

之前假釋案件明明就跟我一點也沒有關係
科長也硬裁贓一個罪名在我身上 你林先生也不是不知道
你在做之前我還是一直努力勸你 跟你溝通 結果你還是任性而為
你之前在我們面前講科長怎樣怎樣 有什麼事跟他反應他主觀的不可能聽進去
那你呢?你的行為跟科長不是如出一輒嗎?
科長要你作假 到頭來 你也真的作假 我不禁要懷疑 你才是科長的心腹吧
表面上做的好像真的是好人 結果呢?

昨天要我學著簽公文 我之前完全沒有簽過公文
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到網路上下載並列印那些東西附在公文上
林先生也不明講 講一些模稜兩可的話 而列表機常常會印出亂碼
總共八個檔案 每一個都五、六十頁 若中間又穿插亂碼 又要重印
勢必會花掉更多時間 我已經跟你講過了 你執意要我印
等我全部弄好已經下午三點多了 看我跟那些擴大就業來的女生講話
好像吃醋一樣 突然丟一堆工作要我做 我已經很努力在趕了
快下班前半小時我想整理一下筆記 畢竟我才剛接這業務一個多月
怎麼林先生對我的態度 好像我已經接這個業務很久了一樣啊
連半小時做筆記都不行? 過來就丟一句話說:

「剛叫你做的工作好了嗎?」「工作還有很多呢!!」

聽到這種話 任何人應該都會火冒三丈
不過我學會賴皮了 反正我就是要做筆記怎樣?
做筆記是為了以後同樣的動作 至少我不用再問你
免得被你說教了N遍了還不會 那我有錯嗎?

林先生啊林先生
滿口仁義道德
充其量也只是披了羊皮的狼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