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蔚藍海岸」
關於部落格


雨在風中,風在雨裡,雨灑綠林,風把思念灑向空靈…


即時新聞



台北


台中


高雄








  • 2239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約談]98.5.22

果然是老謀深算 一開頭就問我未來的生涯規畫
問我今年有沒有打算要填平調
我有點楞住 這原本是我心裡盤算的最後一步棋
做為屬下的我 無法抗命 要是上面要我完成不可能的事
為了不打壞自己名聲 而且也不要讓自己難過
只有逃跑一途 因為這裡的長官從不替屬下著想
只為了自己 他要記功 當然要得金檔獎
他才不管你有沒有這能力 或者人力夠不夠
你就是要擠出來就對了

沒有完成 所長說就要辦人
若有完成 他可以記大功一支 反正就是
有功從上面記下來 所有的長官 就算跟他業務毫不相關
上面給它的理由就是領導有方 所以記功
若是犯錯 就是由最底下的先記申誡 或者記過
除非非常重大 否則長官完全沒有任何責任
這就是台灣的公務員制度

沒有想到 林先生看出來我的確沒有心在台東這裡
全部都是他的人馬 只有我一個人孤軍奮鬥
我怎麼會快樂 又怎麼會有心在這裡呢

他說 我誤會那兩個女生了 他說 她們一直在幫我講話
要不是她們 他怎麼可能會放任我這種做事態度而不管
現在反而打人的喊救人了 老江湖果然非常厲害
講的我反而有點愧咎起來

我真的誤會她們了嗎?
可是 那個台北心機女 明明就在我的面前 講我的壞話啊
或許她心裡並沒有要攻擊我的意思 不過
我的確是被傷害到了 林先生一直幫她們講話
說的好像完全是我的不對 說她們只是短期就業方案
過沒多久就要走了 何必讓她們捲入我們當中

回想當初 也是林先生 先對我發動攻擊的
我那時只是跟那些女生說一下話 他就跑來質問我工作做完了沒
自己又上樑不正下樑歪 做什麼都自己主意 也不會跟我這個代理人講
但要是我做什麼 沒有跟他講 那我就罪該萬死了

講了快半小時 剎那間我真的以為是我的問題
整個晚上不能入眠不停的在腦海做思緒整理
我也不想一個辦公室這麼小就搞的這麼僵
根本源頭就出自於林先生本身 但他怎麼可能會自己承認
搞不好他又說我想太多

他說 他教那些女生公文key電腦 就是想看看當初是不是太為難我
還是我能力比較差 不然為何我一天都key不到五十件
但她們一天都key上百件 聽完我差點吐血
當時 完全沒有任何人幫我 我除了要key電腦之外
在key之前 還要分類 這分類就要佔去非常多數的時間
分類又有大分類 中分類 小分類 而分類完還要編頁碼 寫頁數
如果件數少 我可能還可以快一些 件數一多
當然速度就一定會有所影響

他都幫那些女生分類好 而且是兩個女生一起key
他對女生的態度跟對我 完全大相逕庭 判若兩人
他明明沒有教過我的事
後來責怪我就像他已經教過我可我卻又不會的那種態度
對那些女生呢?總是輕聲細語的解釋詳盡
一看到她們露出不太懂的神情馬上又再講解一遍
這樣要怎麼比啊 也太不公平了吧

然後還允許甚至幫忙那些女生在辦公室印考題
印答案 印課本 印筆記 如果是我呢?
想都別想 林先生只會說我公器私用 浪費公帑

這種男女遭受不公平對待的事
我以為只有連續劇可以看到
當它出現在自己身邊時 我還是難以接受
可能這並非 不好女色的我可以理解的

對男生跟女生要求的事情不公平
對待男生跟女生 也完全不同的態度
卻想要得到相同的結果?這不是奢望是什麼
林先生卻美其名說 要教她們key電腦就是想看看當初是不是太為難我
我想 依照林先生的處世為人 他應該是另有盤算
而非是這種冠冕堂皇的理由 算了 就先合好再說了
我有什麼本錢去跟人家鬥爭?我算那根蔥薑蒜
我真的也不想被孤立 尤其是我真的也還沒有學完林先生的技能
到時候他若真的調走 剩我一個人時 可能會死的很難看

反正他願意談 表示不想再陷入僵局
我也該配合演出 畢竟 我學到的東西真的不太多
反而都是那兩個女生 林先生長 林先生短的跟前跟後
而林先生完全就是重視女色 當然吃那一套

我還是先妥協吧
至於那些女生 反正就保持距離
公事上可以說話 私底下就再說了
是不是誤會 有沒有誤會 等待時間去驗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